<delect id="wpcxt"></delect>

<thead id="wpcxt"></thead>

      <thead id="wpcxt"><del id="wpcxt"></del></thead>
      <i id="wpcxt"><span id="wpcxt"><small id="wpcxt"></small></span></i>
      <object id="wpcxt"></object><object id="wpcxt"></object>
      <thead id="wpcxt"></thead>
      <optgroup id="wpcxt"><del id="wpcxt"><tr id="wpcxt"></tr></del></optgroup>

      <object id="wpcxt"></object>

      <i id="wpcxt"><option id="wpcxt"><small id="wpcxt"></small></option></i>

      <thead id="wpcxt"><tt id="wpcxt"><tr id="wpcxt"></tr></tt></thead>
      <optgroup id="wpcxt"></optgroup>
      <font id="wpcxt"></font>

      
      

        <object id="wpcxt"></object><object id="wpcxt"></object>
          <i id="wpcxt"></i>
          <optgroup id="wpcxt"></optgroup>
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<object id="wpcxt"><option id="wpcxt"><small id="wpcxt"></small></option></object>
            <optgroup id="wpcxt"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注冊

              浙江農用車側翻致12死11傷背后:“好心”引發的悲劇


              來源:中國新聞網

              5月13日,浙江溫嶺陰雨連綿。沿著山路蜿蜒而上,記者來到甘岙山半山腰處,見到了前一天農用車側翻的事發地點。盡管經過了雨水沖刷,但破碎的擋風玻璃、散落的隨身物品,以及彌漫在空氣中的柴油味依然清晰可辨。&

              山路已被禁止通行王剛攝

              5月13日,浙江溫嶺陰雨連綿。

              沿著山路蜿蜒而上,記者來到甘岙山半山腰處,見到了前一天農用車側翻的事發地點。盡管經過了雨水沖刷,但破碎的擋風玻璃、散落的隨身物品,以及彌漫在空氣中的柴油味依然清晰可辨。

              “當時車上有22人,以中老年居多。”松門鎮距離溫嶺市區有30公里,郭永波是松門鎮的鎮長,他告訴記者,山上已經沒人居住了,有些村民喜歡在這里走路散步。

              醫院病房內王剛攝

              據村民回憶,事發當天,農用車司機林冬富正巧路過。因山路崎嶇,下山的老人希望林冬富能載他們一程。林冬富欣然答應,就這樣,1位、2位……一直到22位。

              前期的路程還算順利,到了半山腰,藍色的四輪農用車不知什么原因,從3米高翻轉而下,側翻在路邊。

              事故發生在一瞬間,不少老人甚至還沒反應過來。截至目前,只留下兩個觸目驚心的數字,12死11傷。

              “車子本來是慢慢剎下來的,突然就快起來了,可能剎車不太管用,我就很怕閉上眼睛,然后就摔了。”躺在溫嶺市第一人民醫院胸外科的病房內,當地小黃坭村村民張嬌花正在接受治療。

              張嬌花是“幸運”的,從12日下午2點開始,醫院已陸續收治農用車側翻事故受傷人員總共15名。其中4人因搶救無效死亡,目前還有7人收治在重癥監護室,4人收治胸外科。

              這些病人年齡段在55歲到91歲之間,屬于中老年人,加劇了病情處理難度。

              “ICU里面3個病人屬于危重,一個是肝破裂、脾破裂、還有就是腦挫傷、腦挫傷之后腦衰。”溫嶺市第一人民醫院副院長蔡海軍介紹,因有省級及以上醫學專家全程參與,目前其余人生命體征平穩,情緒穩定。

              同大多數突發事件一樣,農用車側翻使不少人感嘆“逝者安息”“傷者早愈合”的同時,也在思考更深層次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很多網友這么想:農用車載人的事比比皆是,沒有一點安全保障,希望大家能提高安全意識,不去乘坐有危險隱患的交通工具。

              即使有著幾十年的駕齡,也很難做到不出一起安全事故。據當地村民稱,林冬富開車已有20余年,農用車離報廢期限也還有四五年時間。

              正在接受治療王剛攝

              朱國富(化名)是當地一位村民,認識林冬富,平時經常開車。他告訴記者,他曾上山過幾次,但是山路陡峭,小轎車都很難駕駛,更別說農用車了。

              在一些專業人士看來,“拖拉機(事故農用車屬于變型拖拉機)千萬不能載人,因為一旦引起交通事故就會很嚴重。”

              農用車輛多行駛于農村公路,以農用為主,作業條件復雜。按照相關法規,農用車主要用于田間作業,可在允許其通行的道路上從事貨運,但不得用于載人。

              事故猶如導火索,目前溫嶺正通過在全市開展農用車安全隱患專項整治,堅決杜絕“違章載人”“病車上路”。

              這次農用車載人,司機沒有收費。張嬌花的哥哥張嬌華說:“這部農用車湊巧上山送東西,為方便老人下山,他們一起吃了中飯后,便出來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62歲的陳淑英碰巧回程時,遇到了林冬富開著農用車下山。陳淑英回憶,“我們看到他的車是空車,就問能不能把我們捎下山去。”林冬富就讓他們上車,“他也不收錢,認識的不認識的上去了20多個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因為大家都是鄉里鄉親的,下山確實累,加上林冬富平時為人不錯,面對老人要求,他也是出于一片好意。”朱國富說。

              事發現場王剛攝

              對于林冬富,陳淑英幾次說“是我們要求他捎我們下山”“不怪他,他也是好心”。陳淑英的丈夫和兒子也表示,“不能怪司機,做人要講良心”。

              如今,回到事發地,所有車輛已不能在山路上通行。徒步上山之前,記者在入口看到,紅白相間的“禁止通行”警告牌醒目地放置著,后面還有多條深埋在土里的鐵欄桿。當地政府也計劃在此處修建長臺階,防止車輛繼續登山。

              其實,從2011年起,松門鎮朝陽村村委會就已設置路障,只允許行人通行。

              “因為路陡,安全隱患大,我們就會在路上設置石墩、上鎖的門、鐵欄桿等。但每次都會被村民私自拆掉,反反復復差不多有六七次。”朝陽村村主任樓德勝的語氣中透露出一絲無奈。

              事故發生后,在浙江,安全工作已引起高度重視:溫嶺將進一步加強對農用車駕駛人教育管理,同時提高農村道路交通安全性;臺州召開進一步做好安全防范工作緊急視頻會議;深刻吸取事故教訓,全力做好安全防范工作,切實遏制重特大事故的發生;浙江省農業農村廳專題發文,要求集中開展警示教育、嚴厲打擊變型拖拉機違法載人及嚴肅落實安全全員承諾。

              夜深了,病人已經入睡,醫生說他們需要養足精神。而在網絡世界里,探討依舊不斷:“提高安全意識,杜絕事故發生!”“交通安全,警鐘長鳴”“遵守交通法規,把安全牢記在心”……

              [責任編輯:吳晶晶]

              • 好文
              • 欽佩
              • 喜歡
              • 淚奔
              • 可愛
              • 思考

              熱點推薦

              熱點聚焦

             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
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    凤凰彩票平台